2017年3月15日 星期三

中國慈善家最熱心教育;回來印尼改善國家

為了在全球名校的校園裡看到印尼學生,印尼財政部長穆里雅妮跟前總統尤多約諾爭取到龐大的獎學金預算。至今,金額總數已經累計到了約台幣 530 億,還在持續成長中。
穆里雅妮表示,她的責任不是拿印尼的稅金,去替其他國家培養人才。如果不想回來,就把獎學金歸還政府。對印尼政府來說,因為短期之內無法將國內大學提升到全球 200 名,那就先用外國名校的力量和資源直接提升學生的素質,讓學生進到名校,再回來印尼改善國家...http://bit.ly/2mwJ8Ez





中國慈善家最熱心教育
西方慈善家的熱門捐贈領域包括宗教、醫學研究和動物福利,而中國慈善家們最熱心支持的事業就是教育。

更新於2017年3月15日07:37 英國《金融時報》金奇 報導


陳一丹,中國第二大慈善家,去年捐贈了6.15億美元。在陳一丹看來,有一個問題比這世上其他所有問題都重要。他說,全球有三分之一的年輕人沒有工作、上學或接受培訓。

籠罩在年輕一代身上的這一陰影並非發達國家或發展中國家所特有,在很大程度上,這是科技進步所引發的通病。根據經濟學人智庫(EIU)的數據,全球15歲—24歲年輕人中,估計13%左右失業,約三分之一被歸為當前沒有受教育、就業或培訓的類別。該機構表示這一數字還在以每年4500萬人的速度增長中。

陳一丹表示,經濟學人智庫的研究表明,不久以後,人類45%的付酬工作就會被科技自動化。陳一丹是中國互聯網和遊戲巨頭騰訊(Tencent)的創始人之一,於2013年辭去騰訊高管職位。

面對這個最重要的問題,陳一丹的反應並不是抱怨自動化和其他工作替代技術造成了災難。他說:“科技是抗拒不了的。”相反,他建議要加倍地致力於讓人們接受教育,以改善他們在這個快速變化的世界的就業前景。

“Khan Academy”

  “Khan Academy”藝術史很優
昨天讀故友的譯書:柯慈《少年時》/ ( Youth: Scenes from Provincial Life II) (2002) By J. M. Coetzee)著 ; 鄭明萱譯,台北市:時報文化,, 2004[民93]
它的書前語錄歌德的話:要想了解詩人,當先造訪他的家鄉。
其實,主角二十多歲才造訪的倫敦,才是新故鄉:他在BBC的Radio 3廣播,與俄國、澳國和世界各地的詩人神交;他在Tate 美術館受到Robert Motherwell的畫作 Homage to the Spanish Republic 24 衝擊 (查資料,畫題都是西班牙內戰的輓歌Elegy,而小說中說是”向其致敬”;他在某劇院看印度的電影如史詩….最重要的,他生平第一次受邀到鄰居家中受招待,竟然無力回請……


https://www.khanacademy.org/humanities/art-1010/abstract-exp-nyschool/abstract-expressionism/v/robert-motherwell-elegy-to-the-spanish-republic-no-57-1957-60


美國在台協會 AIT
你聽過“可汗學院”(Khan Academy)嗎?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培養的工程師薩爾·可汗(Sal Khan)很擅長解釋數學和科學,十幾年前就開始使用網路繪圖工具為12歲的表妹輔導代數。後來他把影片發佈在YouTube上,吸引了全球數以千萬計的觀眾。這就是網路自學工具可汗學院的開端。現在薩爾·可汗正在想辦法解決更難的事情:重新構想如何在實體學校教導孩子。一起來看看: https://goo.gl/pfqssp #innovation #technology#selfeducation
Have you ever heard of “Khan Academy”? A dozen years ago Sal Khan, a 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trained engineer with a knack for explaining math and science, used an internet drawing tool to tutor his 12-year-old cousin in algebra. When he posted videos on YouTube, they attracted a global audience in the tens of millions. This was how self-education started from the Internet. Now Khan is tackling something perhaps even harder: reimagining how children are taught in bricks-and-mortar schools. https://goo.gl/pfqssp
Sal Khan, the founder of the online Khan Academy, is reimagining how children are taught in bricks-and-mortar schools.
SHARE.AMERICA.GOV

黃武雄: 教育三書 前言


教育三書
一、前言
學校教育,誰都可以談,因為幾乎每個人都曾在學校熬過十年、二十年。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感受,不同的觀點。面對今天仍然問題重重的教育,想為教改找到一個突破格局的共識,並不容易。
在教育三書中,我的切入點是:每個人先問自己,在成長的過程中,從學校一天長達七、八個小時排排坐的聽課中,我們學到了什麼?
我算是會教書的人,許多很複雜的概念,我可以用簡單的白話授課。很多各科系的學生,上過我微積分的課,隔了一、二十年寫信給我,說的第一句話經常是:「我一直很懷念你,你對我影響很大,但老師,我記得的不是微積分,而是你說過的一些話。」
三、四十歲時,讀到這種信,我會感到沮喪。但後來我想通了。
大學是一種環境,人在大學𥚃「混」,就在學東西。授課者傳達給學生的,不是教材的細節,而是「視野」,知識的視野。當然,進入研究所的專業課程,情況就不一様,教授講課的內容與水準,對學生要踏入專業研究,確實有関鍵的影響,因為研究所的專業還在發展,涉及專業知識的品味,與正在發展中的知識流向。
但不論在哪個階段,研究所、大學、中學、小學,甚至學前,教育最關鍵的不是別的,而是學生本身認識世界的動力、投入、不斷的自我提問、反駁與探索。不要以為這些能力是成年人才有,正好相反,越小的孩子越具備這些能力,一般大人反而失去這種特質。
這是人原始的秉賦,幼兒就是用這種創造性的學習能力,一下子學會好幾種語言,而且掌握很好的語感。可是我們的教育卻用最笨拙、最沒有效率的講課聽課考試評鑑,取代他們原有生動探索的學習方式。
剝奪學習者的主體性,不只不是教育,而是反教育。我們一直用反教育的方式在辦教育。
事實上,教育改革最大的障礙,是「學習經驗的複製」。我們現有的大人,不論學歷多高,都是在講課、聽課、考試、升學的環境中長大;自然誤以為學習只有這種方式。然後努力要把這種學習的經驗,複製給下一代,卻無法檢視,甚或抗拒其他遠為有效有趣的學習方式。
我們努力在為自己的小孩,爭取所謂較好的師資;施加較緊迫的外在壓力,不譲小孩荒癈功課,或變成怠惰。
殊不知每一個小孩最好的老師,就是他自己與他的同儕,還有,偉大的自然;最有效的學習動力就來自他「內在的、與生俱來的、想了解世界、參與世界的熱情」。
然後我們努力在找一個對小孩是「他者」的所謂「老師」,取代他內心的那些最好的老師;努力在用一套冰冷的教材與規訓,一種笨拙的教法,澆熄他內在最有效的學習動力。
年來我斷斷續續,動手書寫教育三書,想從實踐面談三階段的教育,如何改用「學習者的主體性」作為思考教育的核心,為台灣教育尋找新的出路。
書一、國高中的教育
書二、國小的教育
書三、大學教育
書一、國高中的教育
教育部應該跳出現有格局,努力推動下列我要説的「擴大自學計劃」。這計劃會從根本,一步步改變台灣教育的面貎。
更重要的是:拜今日網路流通之賜,這計劃沒有教育資源分配的問題,沒有厚此薄彼的困擾,沒有城鄉差距。
也無需強制某些學生家長接受某種「偉大的理想教育」。每個人都可以選擇他喜歡的學習方式。
所以社會也不會有強大的反彈。
我先來談國高中的教育。請先耐心讀完做法本身,稍後我再來多作解說。
第一階段:
立即把國高中所有學科課程按淺、中、深三種程度,與民間及出版社合作,編成三套不同程度的教材,內含:
A、紙本教材加工作薄;
B、徴求全國最好的教學工作小組,分別把各學科拍成活潑又清晰的教學Video, 開放在網路,供全國學生免費學習。兼亦發展問題對話網站,徴求教師及志工與學生解疑。
C、針對課程進度,編測驗卷,國高中各12階梯。
D、學生學科「起惑點」診斷卷。
淺、中、深三套的用意,不只譲學生可依自己的程度選擇,更譲學生對某一單元摸不清時,可以參看其他版本的解說。
而且不懂的地方可以反覆的一看再看、一想再想。
任何人只要進入網路,都可以免費接觸這三套教材,並下載。
第二階段:
1、教育部宣布放棄學年制,例如高中學生只要完成高中12階梯測驗及格,就完成高中學科部分的要求,倘若藝能技術社團課程亦修習完畢,就可以取得高中畢業證書,年限不拘。讓每一個孩子想學再學,依教材順序,自由編訂學習進度,對自己負責。
國中亦然。(國小在「書二」中另談,主要是用分組討論與教學代替台上講課。)
2、擇試點進行自學實驗:
找幾所學校,譲願意自學的學生(一般須經家長同意,但特殊狀況可有例外)入學。亦徴求教師志願加入。
實驗學校學生不按照時間上學科的功課。學校開放空間,用來規劃自學與共學,提供約六人小組學習與討論的小隔間,內有放映機及討論桌。學校可以協助分組。
進度學生自訂。學校不再考試評分。各學科教師改當諮詢員,在辦公室分両班、或三班輪流值班,供學生自己串門去問問題。
教師與學生之間沒有權力關係。
學生去學校除學習與討論學科之外,其他主要的活動在術科:辦種種社團、學戲劇、跳舞、木工水電、打球、上體育、聊天、討論生活教育⋯。
這種學校栽培出來的學生,比起現在這種靠教師講課及集體管理的學校,一定更充滿活力,學習興趣高昻。
由於學科靠網路,人人可以得到第一流的講師解說與教導,於是城鄉差距消失,明星學校不再。
然後教師成長的問題,也不再是問題。教師失去了手上的權威,只有靠自己的真材實學,才能回答學生的問題,否則門可羅雀,很快就被邊緣化。
第三階段:
視試點狀況,不斷修正改進,然後依條件是否成熟,逐年逐步擴大到全國。
---待續
/黃武雄 2017/03/15
感冒臥床中

2017年3月14日 星期二

「朱子之路」「21世紀大學之理念與臺灣高等教育的展望」......



 台灣朱子學研究協會及朱氏宗親文教基金會,為鼓勵台灣優秀學子深入了解 ... 獲選參加朱子之路研習營之學生須自費往返大陸台灣之交通費費,其餘 ...

 朱子之路的緣起與展望
——代序
(臺灣)朱茂男     
 小時候跟著父親回鄉下祠堂祭祖,祖先牌位上有「朱熹」字樣,但心中並沒有引起迴響。中學時,課程中有《論語》選讀,用的是朱熹《四書集注》,才漸漸瞭解朱熹對後世的儒學思想有重大的影響,可以說因為有朱熹的注解,讓後世的人更容易瞭解儒家思想學說,並於生活中實踐,影響著近七百年來的東亞文明發展,這使得身為朱熹第30代裔孫的我,一股榮耀感油然而生。
 2000年隨家族宗長到豐順尋根問祖,並到武夷山參加朱熹逝世800年的紀念會,旅途中結識了清華大學楊儒賓教授,他是應邀參加朱子學的研討會,經過彼此認識瞭解,才得知他是我大學恩師方懷時教授的乘龍快婿,更多了一層親切感,回台後還繼續保持聯繫。2006年我們朱昆泰家族為了紀念秀成公來台222年,楊教授慷慨出借先賢墨寶及他的珍藏品于秀成公廳展出,因展出時間有限,觀賞者欲罷不能,因此把這些珍品印製成冊,以供隨時翻閱觀賞,楊教授也在圖錄上寫了一篇〈走在朱子的路上〉序文,這是「朱子之路」的緣起。
 既是朱子後裔,又是臺灣朱氏宗親文教基金會的董事長及身兼世界朱氏聯合會的會長,我最想宣達推動的是「朱熹思想文化」,而「教育」是最好的方式,因此透過台大黃俊傑教授的引薦,和台大、清大、師大等研究朱子學相關的教授們的不斷接觸,終於在200881日「朱子之路」首航了!由世界朱氏聯合會朱祥南會長、清大中文系楊儒賓教授;他的老師張亨教授夫婦;及世界朱氏聯合會副會長上海華東師範大學朱杰人教授、福州師範大學朱人求教授……等帶領臺灣清大、成大、東吳、文化等大學及大陸福建師大、北大、重慶大學的碩士生、博士生,在「朱子之路」——即朱熹出生、成長、求學、講學、終老的地方,走訪一遍。上海華東師大的朱杰人教授更在世界朱氏聯合會的臺山運營會議中,肯定朱子之路的活動,他說:「這是一個非常好、非常重要的事情,可藉此培養年輕的朱子學研究精英。甚至要把『朱子之路』固定下來並擴展成為具有國際特色的品牌,每年舉辦一次;這樣不但掌握了現在的精英,還掌握了未來的精英,也就是掌握了主導權,世界一流的研究朱子學的學者,都是經歷了我們聯合會所辦的培訓活動,我們真的就有執牛耳的一席之地了,這個意義就非常重大了。」
 第一次的朱子之路不但得到朱杰人教授與廣大朱氏宗親們的肯定,在同學們的宣揚炫耀之下,在校園裡也引起很大的迴響,紛紛詢問下年度何時再辦,如何申請報名。身為主辦者也因此而受到鼓舞,開始與臺灣朱子學研究協會的楊儒賓教授與張崑將秘書長為主的理事們,開了無數次的籌備會,更在世界朱氏聯合會臺山運營會議中討論。過程的曲折不在話下,最後決定臺灣學生14名,大陸5名,東南亞5名(後因H1N1的疫情,東南亞的學生未能成行),隨行的教授、工作人員及閩北朱氏後裔聯誼會的接待人員,一行40人,浩浩蕩蕩在福建南平市政府的支援下展開了第二次的「朱子之路」參訪。因為第一次的經驗,我們修正了路線,既不重複又增加參訪之項目,「朱子之路」的研習營,從朱熹出生地尤溪開始走入歷史隧道,經南平、政和、建陽、武夷山、江西的鵝湖書院和福州,去親身體驗朱熹七十寒暑的人生行止,沿途展開多場專題講座,兩岸的學者及學生面對面研習探討。參與的學生要發表一篇有關「朱熹思想學說」的論文,教授們也針對學生論文演說評論、解析,師生雙向討論,熱烈而深入。課程緊密、路程長遠,一周的「魔鬼訓練」連身強力壯的年輕學子都覺得疲累,但心中的興奮又勝過一切,把在書中讀過的實際去造訪,真正體會「行萬里路如讀萬卷書」,走一趟朱子之路對書中所讀的,不用死記活背,就能輕易地了然於心中了,師生們及來賓們於事後也都寫了心得報告,刊登于《朱子文化》雜誌中。
 經過兩次的「朱子之路」,從經驗中檢討,仍有許多地方需要改進:第一、希望學生能參與會前會,針對政策性、事務性及心理性做好充分的說明及準備工作,如:T裇的制印……等。第二、始業式、結業式要掛朱子像與會旗,且要朗誦《朱子家訓》,以表示肅穆的一面。第三、擴大學生的涵蓋層面,大陸學生多一點,除東南亞外也要有日、韓的學生。第四、增加團體娛樂活動,以促進學生的交流與對話機會。第五、規劃多元豐富的行程,除了涵蓋朱熹故里外,可包含其講學的地方與閩南朱子過化的路線,如:岳麓書院、白鹿洞書院、婺源、泉州、漳州……等。
        本人在朱子之路的始業式和結業式的致詞中表達了我的感恩、謙卑與傳承的志業思維,及對未來的期許和方向。相信在我們手中,我們擁有今天;在我們夢裡,我們擁有明天;在朱子學的信念裡,我們擁有永遠!2008年第一屆朱子之路)

【此心安處是吾家 楊校長頒發黃俊傑「臺大特聘講座教授」聘書】
2017年1月23日在社科院梁國樹國際會議廳,由共同教育中心及中華民國通識教育學會共同主辦「21世紀大學之理念與臺灣高等教育的展望」學術研討會,會中楊泮池校長校長頒發「臺大特聘講座教授」聘書予黃俊傑教授,並舉行文德講座簽約典禮,也將高研院印信交給新任院長管中閔教授。
黃教授感謝上台致詞的每一位老師、同學、好朋友,特別是從日本趕來的名古屋大學高等研究院Amirova教授與國際東亞文化交涉學會沈國威教授,以及從上海趕來的陳裕德董事長全家。
黃教授在感恩致詞中指出,2年前有一個單位請他演講,在會場有一位資深老師告訴他:「40年前上黃老師的課,至今還記得你講的話。」他問這位老師是哪一句話,她說:「此心安處是吾家」!黃教授非常感恩她對一位教書匠的鼓勵!黃教授與各位老師、同學、各位朋友共勉:「此心安處是吾家!再次感謝大家!祝福大家身心健康,生命成長!」
致詞全文如下:
孫校長、李校長、各位先進、各位貴賓、老師、同學:
  大家早安!感謝大家在這麼寒冷的天氣裡來參加今天上午的茶會,各位賜給我的珍貴情誼,將永遠是我心中的一股暖流。
  我1970年開始返校擔任助教,到今天在本校工作年資46年半,我首先要感謝臺大近半世紀的深恩。記得擔任助教的時候,月薪2000元台幣,當時還實施柴米油鹽配給制度,每個月月初就會有一輛政府委外小貨車,送來一桶油,米分「大口」與「小口」,一袋一袋分裝,柴與鹽則發代金。遙想當年入不敷出,捉襟見肘的清苦日子,歷歷在目,恍如昨日。但時光流逝,歲月無情,一幌已經40多年了。我感恩40年來在臺大所有教過我的老師,感恩所有進入我教室的同學,感恩臺大這個學習環境,讓我可以值遇這麼優秀的師友。剛才校長頒發給我「臺大特聘講座教授」聘書,這是我的殊榮,我能力不足以當之,我與校長約定:我會繼續開課,但不再支薪,從此以後成為臺大的義工,感恩臺大!
  其次,我感恩管中閔老師俯允接任高等研究院院長。管中閔院士是國際知名計量經濟學家,既聰明又幹練。我深信,臺大高研院在管院長的卓越領導之下,必將攀登另一個學術高峰,謝謝管院長。
  接著,我要感謝朱茂男董事長,朱董事長是南宋大儒朱子的第30代裔孫,他在過去10多年來與孫震校長等前輩,一起弘揚儒學與朱子學。他與研究儒學的朋友倡議並每年帶領青年學者走「朱子之路」活動,10年來呵護著東亞地區的青年學者,對儒學與朱子學貢獻卓著。朱董今日捐款給臺大,支持「東亞儒學」的研究,我深深感佩!
  最後,感謝王子承老師和他的學生的小提琴演奏,悠揚的琴聲繚繞耳畔、深扣心弦。感謝臺大教職員同仁的合唱,我會永遠懷念我們在臺大一起渡過的美好時光。感謝高研院所有助理同仁過去幾年一起為本校為學術而努力。感謝今天上台致詞的每一位老師、同學、好朋友,特別是從日本趕來的名古屋大學高等研究院Amirova教授與國際東亞文化交涉學會沈國威教授,以及從上海趕來的陳裕德董事長全家。2年前有一個單位請我演講,在會場有一位資深老師告訴我:「40年前上黃老師的課,至今還記得你講的話。」我問這位老師是哪一句話,她說:「此心安處是吾家」!我非常感恩她對一位教書匠的鼓勵!是的,各位老師、同學、各位朋友,讓我們共勉:「此心安處是吾家」!再次感謝大家!祝福大家身心健康,生命成長!


2017年3月12日 星期日

Want to Fix Schools? Go to the Principal's Office


OPINION | OP-ED COLUMNIST

Want to Fix Schools? Go to the Principal's Office

By DAVID LEONHARDT

Education reform often skips over one of the best solutions for helping students. Chicago shows how it can be done.

2017年3月4日 星期六

College Endowments to Divest From Climate Change Deniers

台灣的大學基金投資或許還太小,還不成氣候。還沒有環保投資之價值觀和考量。
Bloomberg
The fossil fuel divestment movement has spread to hundreds of college campuses.

The decision puts Barnard's $286 million endowment’s relationship with…
BLOOMBERG.COM

2017年3月3日 星期五

The school of the future has opened in Finland;The Future of "Our" Universities











London Review of Books 


The Future of Our Universities
Tuesday 28 March, 8 p.m.
Beveridge Hall, Senate House
What will our universities be like in ten or twenty years’ time? How will they be funded, how accessible will they be, and how will they be affected by Brexit? These and many other issues will be debated at a special London Review Bookshop event.
Stefan Collini, whose latest book Speaking of Universities challenges the marketisation of higher education, will be joined by writer and academic Marina Warner; former Conservative Minister for Universities David Willetts; and Dinah Birch, Pro-Vice-Chancellor at the University of Liverpool.












英文簡單,很值得參考:










The school of the future has opened in Finland


Hopefully every school will be like this one day.


BRIGHTSIDE.ME

通識課教師陸汝斌、林靜蘭二位提告恐"白黴菌"同學嚇、妨害名譽



台南新芽


成大性別通識課被指控課程內容不當,包括老師主張妻子發現丈夫外遇應該要忍耐原諒、在清大女生不要太醜就有很多人追等等,課程教材引用多本基督教書籍,也被指有傳教嫌疑。暱稱白黴菌的同學透過作業向老師建議改善未果後,在網路上揭露課程內容,成大性平會防治組也展開調查,認定課程性騷擾(含性別歧視)成立。然而白黴菌在上月底竟遭到授課教師當中陸汝斌(圖)、林靜蘭二位提告恐嚇、妨害名譽。成大校方表示將全力支持學生,並安排校聘律師陪同諮詢、做筆錄。 #性別 #歧視 #成大


1111懶人包 https://goo.gl/k2ATlH
白黴菌臉書 https://goo.gl/wJ5vtd

訪香港大學校長馬斐森Peter William Mathieson

馬斐森-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https://zh.wikipedia.org/zh-tw/馬斐森
Translate this page
馬斐森教授(英语:Professor Peter William Mathieson,1959年4月18日-)是英國醫學學者、臨床醫學專家,自2008年擔任布里斯托大學醫科及牙科學院院長。2014 ...

【馬斐森辭職】港大校長早被架空埋下減薪跳槽導火線?|香港01|港聞|

https://www.hk01.com/.../-馬斐森辭職-港大校長早被架空-埋下減...
Translate this page
Feb 2, 2017 - 港大校長馬斐森辭職的消息傳出,震驚各界。不過,回看馬斐森上任後兩次「被架空」,馬斐森大概一早有去意。

港大校長馬斐森辭職,明年將出任英國愛丁堡大學校長| 端傳媒Initium ...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70202-dailynews-Peter-Mathieson/
Translate this page
Feb 2, 2017 - 現年57歲的香港大學校長馬斐森(Peter Mathieson)於2月2日宣布辭職,預計將於明年1月正式離開港大,赴英國愛丁堡大學擔任校長。| 端傳媒是 ...


「香港大學不能故步自封」:專訪校長馬斐森 (崔偉恆)

對於香港大學的發展,馬校長強調要現代化。對此,他講了四個I,分別是Internationalization(國際化),Innovation (創新)、Interdisciplinary (跨學科)和Impact(影響)。除此之外,最重要的是,不要故步自封。
「香港大學的歷史遺產其實是一個雙刃劍,但是不能故步自封。」馬校長認為,需要解決官僚積習的問題,具體而言,就是現代化這一間百年老店。除了要引進一些現代的大學的一些設施、措施外,他怎樣現代化這間百年老店?
馬斐森記得,在布里斯托大學擔任醫科及牙科學院院長的時候,已經引進一些吸引女性教授入職的方案,譬如work from home、增加產假等,讓女性教授的比例提高。這路線也在香港大學繼續沿用。據報,二○一五年四月十日,香港大學成為全球首間參與聯合國計劃「他為了她」運動的大學,鼓勵港大男性成員踴躍爭取女性成員的權利,並希望在二○二○年將女性院長級人員比例擴展三倍。
的確,在香港,女性出任校長的似乎只有徐美德(Ruth Hayhoe),她曾出任未成為大學前的香港教育學院院長。
然而,也有一些「進步措施」、「國際化」,說出來讓香港大學畢業生甚至香港人都覺得刺耳:「香港大學要學習中國的大學和新加坡國立大學。」
「為什麼我們要向內地學習?」筆者不期然問出這個問題。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