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3日 星期三

慈心華德福 ......

2018-05-22 張金源
興中國中廢校案 牽扯慈心華德福 時代力量再批縣府無能撕裂人民【記者張金源/宜蘭報導】時代力量宜蘭縣黨部指出,原定昨(21)日將召開有關興中國中廢校案的說明會,縣府卻在召開前兩小時取消,完全不見縣府溝通的誠意。裁撤興中國中,縣政府需要照顧到社區需求、學生權益、辦學績效、區域總體發展及全縣總體面對少子化的教育對策。縣府不應以「財務單一指標」考量決斷獨行。 

時代力量指出,慈心是宜蘭縣頗為用心的實驗教育機構,興中廢校德事牽扯到慈心實為無妄之災,顯現縣府無能,並無審慎思考全縣教育方向,及國中小少子化通盤、多元考量、漸進式、的轉型與配套能力。無端製造宜蘭人民之間的矛盾,出了如此的烏龍大包,難道不需有人負責?究竟決策過程為何?讓宜蘭的教育淪為成本與買賣? 

慈心華德福高中發表聲明:針對外傳宜蘭縣政府停辦興中國中,是為提供校舍給慈心華德福高中,以及慈心華德福高中已在社區進行辦學簡報,與事實不符,說明如下: 

人智學教育基金會自2002年起受宜蘭縣政府委託辦理實驗教育,十餘年來,慈心華德福高中身為公辦民營學校,所有校務推動皆以配合縣府教育政策推動為前提,從無介入他校發展的決策,在慈心華德福全體師生與基金會努力耕耘下,辦學績效不僅受到肯定,也為宜蘭的教育選擇創造更多可能性, 

今年4月,二結地區地方人士因閱讀親子天下期刊【為孩子找自由 台灣父母「島內移民」】專文,熱心邀約基金會前往與社區人士交流,分享華德福教育理念,基金會常年推廣華德福教育等相關活動,樂見宜蘭各地方願意接觸與了解。 

不料這些行動竟遭外界解讀為,興中國中停辦是因慈心華德福想擴大辦理實驗教育,基金會深感遺憾,特發此澄清稿聲明以正視聽。 

慈心華德福高中為實驗教育的創先者,原以每年級2班的規模進行國中小辦學,全校共以18班的規模進行校園空間規劃,然而近年來因學校辦學受到肯定並因應12年國教與實驗教育向上轉銜發展的需求,獲得縣府同意改制為縣立公辦民營高中,並逐年因家長教育選擇而配合政策進行國中小增班,但校舍空間有限,現況實已嚴重影響實驗教育辦學空間與品質。 

基金會與學校多年來持續向宜蘭縣政府反應,有關家長對慈心華德福實驗就讀選擇需求的倍增,因增班導致學校空間愈益窘迫的困境,然時至今日,問題仍未獲完善的解決,高中校區需得向蘇澳國中借用教室,並由本基金會全額負擔整修費用;接續將以在原校區增蓋校舍因應增班學生上課空間的問題,但補助新建的空間量體仍然無法符合實際需要。高中校區與本校相隔數公里,除不利校務行政的整合外,在跨年段的教育課程與學生互動上都產生困難,若教育基本法賦予家長教育選擇權,如何在不影響辦學空間與品質的前提下,提供孩子就讀慈心華德福學校的機會,這一直是近年來基金會及學校不斷努力也希望縣府能協助解決的難題。 

宜蘭是教育與學習的沃土,人智學教育基金會與慈心華德福實驗高中辦學初衷亦始終如一,我們誠摯希望不論是體制內的學校或是各類體制外的實驗教育,都能在這片沃土上扎根並開展出屬於自己獨特的繁花枝葉,慈心願意與宜蘭所有教育伙伴及各類學校攜手共好,我們以開放的心,樂意接受善意的互動來繼續對話與發展。 

也祈請所有關心宜蘭實驗教育發展的先進,在理解慈心華德福學校辦學情況的基礎上,一起為此困境難題找到解方。

2018年5月14日 星期一

蘋論:歹戲拖棚的台大 2018/05/15



蘋論:歹戲拖棚的台大

5504
出版時間:2018/05/15

上周六的台大臨時校務會議,在校內外均出現質疑校方行政不中立的聲浪下召開,結果證明不但不願採納不同意見,也不願認真討論法律上可行的方案,最後作出的決議,當晚立即被教育部以「在台大臨時校務會議表現其自主期待後,應即依法行政,督促遴委會依主管機關教育部的意見,處理校長遴選相關事宜」的公開宣示,將球踢回台大。這場會議再度展現台大校務會議缺乏解決問題的能力,所以教育部可堅持其適法性監督立場,以免這種自治方式,為3萬多名師生的真正權益,帶來更多難以預期的災難,甚至讓台大為台灣高等教育的長遠發展立下違法濫權的負面示範。

為何不願徹底檢視

台大代理校長主動要求召開臨時校務會議,但會中不僅未事先提供校方檢討報告,充分揭露必要資訊,說明教育部要求重啟遴選所涉及的各種行政缺失,更未針對法律救濟之得失與勝敗可能性,以及因此延宕新校長產生與就任時間等重要事項進行慎重評估,在面對校務會議代表提出上述質疑時,還以時間匆促所以無法提出法律與風險評估報告為藉口,不斷搪塞敷衍。試問:既然時間匆促,何必急著召開會議,為何不先作好事前功課再開會?在不願充分揭露事實和法律相關資訊以供徹底檢視,正反意見也未能充分表達討論的情況下,作成明知會讓教育部相應不理的決議,除了浪費國家資源之外,究竟意義何在? 
更糟糕的是,校務代表在資訊不明、利弊不清、法律現狀與風險高低渾然不知的情形下,通過要求上級機關盡速聘任校長這種毫無法律拘束力的決議,教育部自然不會改變立場。因此,與其說這是場想解決台大眼前危機的會議,不如說是場情緒動員大會;這從不同處室的說法和主張彼此互有矛盾的現象即可得知。幾位教師代表甚至一方面強調自己不懂法律,卻又自行解釋公文、函示和法律條文的內容,完全不管在場學生代表和其他教師代表試圖解說法律爭議。於是,社會大眾發現,台大雖是學術重鎮,校務會議卻是個不尊重專業且無法論理的團體。 
姑且不論管中閔公開要求總統介入解決遴選爭議,反而違背其大學自治主張;台大至今依然不願面對現實,積極處理因重要資訊不揭露導致利益迴避無從處理之重大遴選瑕疵,卻選擇用校務會議票數優勢的手法來掩飾重大疏失,實已自陷困境。根據專業法律判斷,台大遴選程序出現重大瑕疵,教育部怎可能背棄法治國家的基本要求,去尊重為有違法之虞的程序背書的校務會議決議? 

表決再多次也沒用

既然教育部已經否定原先遴選結果對於聘任與否的參考價值,台大若不重啟遴選,對教育部來說自然沒有正確的遴選結果可供參考,也就不會透過聘任讓台大產生新校長,校務會議再作成無數次要求聘任的決議也徒勞無功,台大校方則仍有行政責任。這種拖棚歹戲的處理方式,若不是有政治鬥爭的算計,就是視《憲法》與法律對國立大學必須落實公共任務的課責為無物了,實在可惜。